介之推
发表时间:2015-12-24 09:20

文/宋大年

  晋献公晚年宠爱骊姬。骊姬是一位很有野心的漂亮女人,她想让晋献公立自己所生的奚齐为世子,便使用离间计挑拨献公与世子申生,公子重耳、夷吾的感情。最后申生被迫自杀,重耳、夷吾逃亡,这段历史被称作“骊姬之乱”。
   追随重耳逃亡的有五位贤人和几十位随从①,他们在逃亡的过程中历尽艰辛,尝尽了世间的冷暖与艰辛。相传有一次在前往卫国的途中,一个叫做头须的随从偷光了重耳的钱粮逃走了,重耳一行只能忍饥挨饿以野菜充饥,再加上长途跋涉,大家都累得奄奄一息。为了能让重耳补充体力,随从介子推把腿上的肉割下一块,谎称是麻雀肉,与野菜同煮成汤献给重耳。重耳得知真相后,大受感动,声称有朝一日若能回国主政,定不会忘记介子推的这番恩情,这便是典故“割股奉君”的由来。
   重耳在外颠沛流离了19年之久,辗转了8个诸侯国,最后在秦穆公的帮助下才有机会归国继晋公之位。在归国途中要渡黄河时,五贤之一的狐偃说:“我在跟随您到处流亡的过程中,犯下了许多过错。这些过错连我自己都知道,更何况您呢?请求您让我现在离开吧。”重耳说:“若我归晋,定会与您祸福与共,请河伯作证!”重耳将璧玉扔到黄河中,以此明誓。那时介子推正好在列,看到这些后,就笑道:“公子兴起实属天意,可子犯(狐偃的字)却认为是自己的功劳,还假意辞行向公子邀功请赏,这实在是太可耻了。我不愿和他同列。”说完就独自渡过黄河,回归了家中。
   重耳回到晋国后得以继承晋公之位,史称晋文公。刚刚继位的重耳对以前追随他的有功之臣大加封赏,唯独没有封赏介子推。介子推并不在意,而且他是反对封赏功臣的。介子推说:“献公的儿子有九人,现在只剩下国君在世了。惠、怀二公已经没有亲人,而且天下人都厌弃他们。上天没有灭绝晋国的意思,所以一定会有君主。主持晋国祭祀的人,除了重耳还能是谁?这是上天安排好了的,而以前跟随他的那些人却以为是自己的功劳,这不是假冒有功而受禄吗?盗窃别人财物的人,还要被称作贼,何况窃取上天的功劳当作自己的呢?作为臣子赞美自己的罪过,作为君主还要奖励他们的欺诈,上下之间互相哄骗,整个国家都这样了,我怎么还能跟他们相处呢?”之后介子推便带着自己的母亲进入山林隐居起来。
   知道这件事的人都为介子推抱不平,他们做了一首《龙蛇之歌》来抒发自己的不满,歌词大意是:有一条矫健的龙啊,遭到了上天的谴怒,它只得卷角弃甲,隐藏于下界之处。志愿不能实现,只好与蛇同伍,龙蛇一齐奔走,在山野中谋寻出路。龙到了升天之日,居住在豪华的房屋,唯有蛇儿依然蹉跎失意,沉滞在灰色的泥土。怨恨地望向天空啊,心中是无限悲苦。并非乐于与龙为伍,忧心的是他没有丝毫眷顾。这首歌出现以后,人们就把它谱成了琴曲弹奏,以此来讽刺晋文公。晋文公听到后想起了介子推,十分后悔,便派人去寻找他,但介子推已经隐匿了起来。文公就派人四处寻访介子推的所在,后听说他在绵山隐居。于是,文公就把整座绵山封给介子推,称之为“介推田”,又起名叫“介山”。并说:“以此来记载我的罪过,表彰贤能的人。”
   事实证明介子推不主张大封功臣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后来的“三家分晋”就是在文公时代埋下的祸根。可惜的是文公并没有听从他的建议,东汉梁竦《悼骚赋》中的“重耳忽推兮,六卿卒强”,说的就是这件事。
   “非乐龙伍,惔不眄顾”。介子推的故事流传至今,他的高风亮节足以傲视那些贪婪浮躁的人。
① 五位贤人和几十位随从:《史记•晋世家》中有这样的记载:“…有贤士五人:曰赵衰;狐偃咎犯,文公舅也;贾佗;先轸;魏武子。……重耳遂奔狄。狄,其母国也。是时重耳年四十三。从此五士,其余不名者数十人,至狄。”介子推或许便是这些“不名者”中的一位。还有一说这五位贤者分别是:狐偃、赵衰、魏犨、胥臣及介子推。个人认为《史记》的记载较为准确,因为介子推除了传说中的“割股奉君”、“不食君禄”、“抱树而死”这些传奇故事外,在政治、军事上并无明确记载。

介之推

  介之推者,事晋公子重耳。重耳被谗,得罪于献公,奔亡在外十九年。子推从行,备历勤苦。及公子即位,是为文公。推不言禄,禄亦不及推。且曰:“献公之子九人,惟君在矣。惠、怀无亲,外内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主。主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置①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②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遂隐而死。尝作《龙蛇之歌》④曰:“有龙矫矫③,遭天谴怒。卷排⑤角甲,来遁于下。志愿不与,他⑥得同伍。龙蛇俱行,身辞山墅⑦。龙得升天,安厥房户⑧。蛇独抑摧⑨,沈滞泥土。仰天怨望,绸缪悲苦。非乐龙伍,惔不眄顾⑩。”盖既有此辞,则时人当播之丝桐之间矣。之推节士也,晋侯方与群卿图霸中原,故未遑赏,而之推秉志高厉,遁而去之,风烈凛凛足以激贪而矫浮矣。(以上文字引自《琴史•卷一》)
①  置:安排、设立。
②  诬:以无为有也,假冒有功而受禄。
③  矫矫:卓然不群貌。
④  《龙蛇之歌》:此曲应为他人所做,其歌词之意与介子推的志向不符。《史记•晋世家》认为是介子推的从者所作。
⑤  卷排:收起,除去。
⑥  他:疑为虵(蛇)字之误。
⑦  墅:同“野”。
⑧  厥:缺。
⑨  抑摧:受压抑挫辱。
⑩  惔(dàn)不眄(miǎn)顾:淡泊名利,不屑一顾。惔:淡泊。眄:斜着眼看。


上一篇伯奇
下一篇齐桓公
分享到:
Copyright©2015 豫ICP备15006831号
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或图片外,其他文章或图片来自网上收集,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我们会力所能及地注明初始来源和原创作者,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发送邮件至sdn1972(@)126.com不到之处敬请谅解,我们会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