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说琴

发表时间:2015-12-15 11:41

文/关肇元

这里说的“琴”,不是泛指一般的乐器,而是指中国历史悠久的重要乐器,古代叫“琴”,别称绿绮、瑶琴、玉琴丝桐等,现在一般称“古琴”或“七弦琴”。

   从我自小喜爱音乐时起,听过的中西乐器演奏,不在少数。但很少听到演奏古琴。偶然听有些水平不高的人弹奏,觉得这种琴发音很弱,有噪声,听着乏味,未予重税。只看作是一件被冷落的古老乐器。
   一次偶然的机会,还是在文革前,听到中央音乐学院老师李祥霆的一席古琴演奏,使我大感意外。他演奏的几支曲子,各有特色。尤其是一首描写醉汉的古曲,我至今印象深刻。那醉酒后慵懒松散的身姿,那凌乱欲倒的脚步,那呓语似的喃喃口齿,随着琴音表现得淋漓尽致,妙就妙在这琴不仅弦发音,还夹杂着手指在弦上滑动触及板面的混成声。正是这种特殊的声音,更活灵活现地描绘出那醉汉拖沓颤簸的步履。在李老师的手指下,这乐器竟变得如此奇妙,真是我惊叹不已。
   中国五、六千年的文明史,给我们留下了无比丰富的文化遗产。但有些却长期被淡薄冷落了,这往往是在国势衰败民不聊生之时。在国强民富的盛世,如万木逢春,许多宝贵的事物就又复苏了。古琴就是这样,经过断续的沉默之后,近来古琴热逐渐升温。去年11月,正式成立中国民族管弦乐器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开展了一系列活动,并向联合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古琴不仅包括台湾的国内爱好者和学习者,在朝鲜、日本、美国和东南亚等地,也一直有演奏和爱好者。隋唐时期,古琴传往朝、日后,派生出多种不同弦数的琴。
   一个优秀民族,善于吸取别人的良好事物。这是马克思说过的话的大意。我国自古至今不断暇收了不少外族的文化和乐器。至今在使用的不少重要民族乐器,许多就是当初从西亚和印度等国传人或受外国乐器影响而形成。如各种胡琴、扬琴、唢呐、琵琶、笛箫、锣钹等。我们的不少乐器,也传往和影响邻国的乐器发展。对于本国土生土长的乐器,理应更加重视和发扬光大。真正民族的东西,才有世界价值。
   关于古琴的起源,有许多神话传说,普遍的说法是琴瑟都是伏羲造的,还说神农和舜也造琴,那就有约5千年历史了。但均非史实,并不可信。伏羲神农有无其人也存疑。据较可信的历史记载,古琴的前身自周代始有,这就是说约有3千多年历史。至先秦流传到民间,不断改进发展,大致到汉末,古琴的形制即和现在的相似。及至湖北随县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古琴实物,距今约2500年,当可确信了。自先秦始,有关古琴记载甚多,古琴已成为史籍和诗词歌赋中的重要角色。至唐代及其后各个朝代,古琴一直是最重要的乐器,著名演奏家、作曲家、制琴家辈出,演奏技巧越来越高超精探,留传下的琴谱多达2千多阕。
   世界多数乐器学者推断,原始猎弓用来发音,是人类发明弦乐器之始。到出现像古琴这样完善的弦乐器,已可说是高度发展的成果。出自欧洲的现行乐器分类法,把古琴列为齐特尔zither类。现在欧美有些国家仍在使用(不普遍)的齐特尔znher最早约出现于l7世纪溯源其前身拨弦扬琴psalle ry,也直到中世纪(约5~l5世纪)才显身。据考最早出现这种长箱体弦乐器的,还有公元前的腓尼基古囤。
   从物理学角度看,经复杂过程将蚕丝制成琴弦,这也是古代中国一项非凡的发明。世界上原始的琴弦多用植物的根茎、叶纤维,人发,动物皮革或兽禽腿筋等制作,效果自不如丝弦张力、粗细和圆度好。肠衣钢丝和尼龙弦,那是近世之事。仅有弦没有共鸣箱,就不成其为弦乐器,音量音色均面目全非了。古琴用上下两面呈弧形的面板和开孔的背板合成琴体,面板兼俱音板和指板的功用,并有岳山(弦马)和音柱传递振动,背板开音孔有利于空腔内空气共鸣振动,这样的构造既利于增强音量又起增润音色作用,形成古琴的特性,这在声学原理上已具较高的水平。
   再说制作古琴的用材,自古是“桐天梓地”,就是面板用桐木,背板用梓树木,这样的搭配是符台声学原理的。从物理力学性质上看,桐木质轻,传声性强、极少翘裂,易十燥和加工。北京钢琴厂曾在三角钢琴上试用桐术做音板,声音效果也好。背板用较硬的梓树木制作,构成坚实基底,有利面板振动。正如古人说:“盖面以取声,底以匮声,底木不坚,声必散逸”。梓木的性质:性固定,收缩小,不裂翘,较耐腐,易干燥加工。这样取材也是科学合理的(以上桐梓性质均引自今林业科学院研究院资料)。
    近2千年来,古琴基本定型。虽流传至今的古琴有多种形制,但大同小异,基本结构类似。那么以后会不会改变?在历史长河中,任何事物都会改变。有些事物变化频繁,有些则有较长的稳定期。古琴如此;小提琴也300多年无大改变了。乐器不同于其它器物,受长期形成的演奏技巧、曲库和听众接受传统等的制约,绝不能无的放矢地改。存在的乐器,各有特色。有特色才有存在的价值。
   要改,改什么,怎样改?一般说古琴的音量小,弹奏时按弦磨擦面板有噪声。这也正是古琴的音质特色。就像本文前面说的,表现醉汉错乱步伐,真是惟妙惟肖,是别的乐器难以表现出的。当然古琴的表现力是多面性的,欣赏古琴的许多名曲,如《广陵散》、《幽兰》、《高山流水》、《潇湘水云》、《平沙落雁》、《梅花三弄》等,可体会到古琴对描写自然景色和喜怒哀乐的情感,都有较强的表现力。
   当然,如果在一定前提下,既不失古琴特色叉改得表现力更好,那是会受欢迎的。如改得不适当,例如要音量大,在弦下加弦马即可,是否行得通,那是要经实践考验的。再如,古琴上本有交替演奏同度、八度、空弦、按弦、滑弦和泛音的多面功能,若改变得不能发挥这些功能,将失去古琴的原有特色,许多名曲将无法弹奏。
   解放后,涌起改革民族乐器的热潮,试改了许多乐器,数量可装上成列火车,有可喜的成就,不被采纳的也不在少数。应该认真总结,精益求精,切实提高改革水平。
   就像现有这样的古琴,是比较完善成熟的,完全可在国内外传播。乐器不一定都适宜在大厅广众中演奏,中国民族乐器在大型管弦乐中非属强项。室内乐也是国内外历来受欢迎的乐种。中国民族乐器在独奏、重奏、小合奏等方面都很出色。古琴这种高典的乐器,在这方面大有发挥的余地。

Copyright©2015 豫ICP备15006831号
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或图片外,其他文章或图片来自网上收集,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我们会力所能及地注明初始来源和原创作者,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发送邮件至sdn1972(@)126.com不到之处敬请谅解,我们会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