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的文化背景

发表时间:2015-12-15 14:55

文/孙毓芹  

 琴(因为与其他各种琴区别,现称为古琴)是我国很古老的传统乐器。在周以前是家弦户诵很普遍的,可惜它音量太小而且低沉,到汉朝以后便逐渐被教坊梨园等音乐组织所摒弃,只有读书人士大夫等仍旧以琴为主要修养工具,所谓“君子无故不撤琴瑟”,于是琴声便逐渐与大众社会生疏脱节。但是文人重视古琴,所以中国音乐资料以古琴资料最多最古,其他音乐就望尘莫及了。这都是先贤给我们遗留下来最丰富的遗产,我们不可忽视的。
   桓谭新论上说:“神农氏继庖牺而王天下,上观法于天,下取法于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削桐为琴,绳丝为弦,以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焉”。东汉蔡邕著琴操上说:“伏羲氏作琴,以修身理性,及其天真也。”古代的传说,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实的证据,古琴是否从创始初期就是现在这种形态尚待研究。据闻大陆近期从古墓中出土的琴,尾部上面有一或两根柱子,以为上弦之用。在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张晋朝王子猷款的琴(此琴本人曾经试弹声音极美),还有唐代的琴现存的也见过几张,都是与现在我们弹的琴是一样的结构和形制。
   我中华民族,自古称为礼乐之帮,非常重视音乐,周朝以前各诸侯国都有大乐师的官职,足见其重视的程度。至于儒家更是琴瑟之声不绝于耳,孔子厄于陈蔡,在危难之中,仍旧弦歌不辍,当时爱好音乐的风气,可见一斑。东方文明以我国为主体,而我国传统哲学思想是天人合一的人本哲学。我国的音乐传统思想与理论,亦是如此,涵蕴着高度的哲学性,注重心灵感应、气质变化。礼记东记篇上说:“乐者天地之和也”“是故先王之制乐也,非以极耳目口腹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返人道之正也。”更详尽地说:“备至德之光,动四气之和,以著万物之理,事故清明象天,广大象地,终始象四时,周还象风雨,五色成文而不乱,八风从律而不奸,百度得数而有常,小大相成,终始相生,温和清浊迭相为经。故乐行而伦清,耳目聪明,血气和平,移风易俗,天下皆宁”。
   把音乐对人世之功能,由个人之修养发展到社会国家天下,以至于天地合其德,宇宙同光。欧阳修云:“夫琴之为技小矣,及其至也,大者为宫,小者为羽,掺弦骤作,忽焉变之,急者凄然以促,缓者舒然以和,为崩崖裂石,高山出众,而风雨夜至也,为怨夫寡妇之叹息,雌雄雍雍之相鸣也。其忧深思远,则舜与文王孔子之遗音也。悲然感愤,则伯奇孤子屈原忠臣之所叹也。喜怒哀乐动人必深。而纯古淡泊,与夫尧舜三代之言语,孔子之文章,易之忧患,诗之怨剌无以异。其能听之以耳,应之以手,取其和者,道其湮鬱,写其幽思,则感人之际,亦有至者焉。”其他各名家的散文,唐诗宋词,描写古琴的文字不胜枚举。至于小说故事等,提到琴的更是不知凡几了。可怜在古代是如此重视而且普遍的乐器,到现在接触过琴的人已经很少,能弹琴的人更少到不成比例。
   古代不只是儒家好琴,道家也同样好弹琴,如列子等都好琴,古琴曲也有很多道家曲,如庄周梦蝶,列子御风,羽化登仙,神游八极等,都是道家曲。儒家是中华文化主流,道家也是原始文化一大宗,可知古琴完全是我民族固有文化孕育而生的音乐。经历几千年的长时间,其间经过多少文人们的创选、修改、加工、润色,才产生了很多的琴书,包括琴谱、琴史、理论、指法注解以及专著等,约略统计有一百四十余种,总计保存琴曲有两千八百余首。其中有很多是雷同的,还有同曲异名的,加以整理编并,可得六百多曲。至于集论、业书、制造古法,律品之研究,琴曲考证,可谓洋洋大观无所不备。
   琴曲概略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琴歌,一类是琴曲。
   所谓琴歌者,就是可以吟唱的琴曲,以吟唱为主,以琴为配音,可以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种是词与曲同时产生的,为大舜的南风歌,孔子作的龟山操、猗兰操、司马相如的凤求凰等都是词与曲同时产生的。
   第二种是先有词而后作曲的,例如归去来辞,本是陶渊明作词,宋代尹芝仙作曲,较后的作品秋声赋、普庵咒、客窻夜话等曲都是属于这一种作品。诗经三百篇,都是属于琴歌的,每首都可用古琴伴奏,可惜现在仅存的只有鹿鸣、关雎、蓼莪等几章,其余早已失传。
   第三种是先有曲后有词的,弹琴与其他乐器不同,一般乐器,只要有乐谱,马上可以按谱寻声演奏出来。古琴则不然,因为同音位置太多,琴谱只好记录琴弦的顺次及位置,和两只手的动作,也就是所谓“指法”。如果记错一个弦位或用错一个手指,就不能往下按弹了,所以弹琴最容易出错。古人为了补救此困难,便硬性的把冗长的琴曲,添上词句,以帮助记忆。象这样产生的文辞,多是牵强凑合,结果是俗词俚句,累牍连篇。甚至把装饰音的部分添入“的”“哪”“呀”等字以为连接,这种作风到了明朝时代特别盛行。明中华虞山县大琴家严天池先生,力主掃词,把琴曲附添的蕪词一概删除,以免损伤了琴曲之完美性,真是力挽狂澜作中流之砥柱。当时多数琴家都赞成这一胜举,革除一大流弊。
   第二类琴曲是指没有吟唱词句只有弹奏的乐曲而言,周朝以前天子及诸侯国,都有大乐师的官职,他们都是地位崇高的音乐专家。除主办音乐工作,庙堂雅乐以外,也有供人欣赏的作品,为晋国师旷所作阳春、白雪。除少数专业音乐家以外,绝大多数琴曲都是出于文人的创作,及历代名琴家之手。文王武王,孔子及其弟子曾参、子贱等,都是有高深造诣的大琴家。西汉的司马相如,东汉末年的蔡邕,六朝时代的嵇康、丘明,唐代的董庭兰,宋代的郭楚望,明代的朱权、刘伯温,清代的苏琴山等,都有作品传留后世。这只不过略举数人作代表而已,其他作曲家为周代的伯牙,唐宋的柳子厚、苏东坡等,不胜枚举。
   琴曲描述的对象很广,几乎就等于哲学与文学的有声文章,大都是有感而发,有主题,有章法。明朝的琴谱,曲名之外,每段还有小标题,以表明一小段的含义。描写的范围可概分为自然现象与人事现象两大类:第一类以自然为对象者,为伯牙所作“高山流水”,蔡邕所作“长清”,丘明作“幽兰”,郭楚望作“潇湘水云”等等。虽然都是形容自然景况,但皆为借题发挥,来表达其心情及人格的写照;第二类以人事为对象者,以描写人间世态为主,为尹伯奇的“覆霜操”,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宋代的“渔歌”、“樵歌”,又如“湘江怨”、“长门怨”、“阳关三叠”、“空山忆故人”、“客窻夜话”、“乌夜啼”等。曲目繁多,其体裁有如诗之比体、兴体、赋体一样。体裁虽有不同,其如人情之写照,主题之发挥则无二致也。琴曲函盖的范畴:山河大地,风花雪月,人间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男女思慕之柔情,忠贞烈士忧国忧民之慷慨,诗人吟啸,隐流讴歌,可以说是无所不有。
   古琴的音量很小而且音调低沉,是最适合文人修养的乐器。和一般乐器比响比大,那是望尘莫及。若是以听摇滚乐或锣鼓喧天乐曲的心情来欣赏古琴,一定是非常扫兴。如老僧入定,心平气和、宁静地欣赏古琴曲,则能怡情悦性,更能体会弦外余音,学习中华文化之精髓!

Copyright©2015 豫ICP备15006831号
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或图片外,其他文章或图片来自网上收集,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我们会力所能及地注明初始来源和原创作者,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发送邮件至sdn1972(@)126.com不到之处敬请谅解,我们会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