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宗稷的琴乐观
发表时间:2016-09-28 13:20

11.jpg

 杨宗稷(1865~1933),字时百,湖南宁远人,中国近代著名古琴家。20岁开始学习古琴,1908年,拜全国著名琴师黄勉之为师,琴技大进,达到心弦合一的境界。1917年后以“九嶷琴社”名义在北京授琴。1922年春,受聘到北京大学教授古琴,后赴山西太原育才馆任教,1933年病逝。为当时琴界公认的琴学大师。所著《琴学丛书》集中了他毕生的琴学成果,是一部集大成的传统古琴谱集和琴学著作。包括《琴粹》、《琴话》、《琴谱》、《琴学随笔》、《琴余漫录》、《琴镜》、《琴镜补》、《琴瑟谱》、《琴学问答》、《藏琴录》、《琴瑟新谱》、《琴镜续》、《琴镜释疑》、《幽兰和声》、《声律通考详节》共43卷,约70万字,于1911~1931年间陆续出版。书中汇集了32首琴曲,并附有工尺谱及他的评论。此书深受近现代琴界的推崇。


  杨宗稷的琴乐观点散见在《琴学丛书》的各卷中,如《琴余漫录》:“予谓琴之有谱,犹字之有碑帖也。其琴曲,则碑帖中之《兰亭》座位也。临《兰亭》者,未必人人酷肖右军。临座位者,或变而为松雪。究之西子嫫母,作者自有千古定评;燕瘦环肥,学者不妨各从所好。……然则琴无古音乎?曰:琴以音为古,不以曲为古。如碑帖之有字,字为古。”把古琴的传谱比喻为书法之碑帖,而琴人的感受犹如临摹字帖。因此古琴之古在于音,碑帖之古在于字;至于按谱鼓琴所成之曲,则与临摹出来的作品一样,是个人的东西。其中的道理也好似每个人的宗教体验都是别人不可替代的,强调自己的体悟。


  又如《琴学随笔》之卷一云:“汉晋以迁,琴学真传多在方外,盖彼借此为养性练气之,用以道观之,不以艺观之,故衣钵相承数百年而弗替,惟其人多与尘世隔绝,亦无著述传播人间,故无有知之者。”自古以来,古琴在方外之士看来,是修身养性之道器,而非音乐艺术之乐器。《琴学丛书》之卷四十三《声律通考详节》,有杨宗稷所撰《礼乐论》一文,所谓“礼乐者,养性情之具也。……则其(指礼乐)美必非后世庙堂乐章,使人掩耳而走者。……叔孙通无知妄作,礼乐遂从此绝矣。……盖先王制礼作乐,为学校教育士民之具,使人人得涵濡中正和平之泽,陶淑性情,归于良善。家弦户诵,化民成俗,胥在于此。……然后知古先圣人制礼作乐之苦心,为人类陶淑性情,即为人类保全性命计者,至大且远也”。这段话是杨宗稷关于古代礼乐制度演变的思考及其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认为应该倡导和发扬先人礼乐教化,陶冶性情的社会功能,批评汉代儒士叔孙通制订朝廷礼仪之罪过,从此使人类之共有的礼乐变为统治者个人歌功颂德的工具。杨宗稷的琴乐观点对今天琴界仍有着较大的影响。

Copyright©2015 豫ICP备15006831号
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或图片外,其他文章或图片来自网上收集,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我们会力所能及地注明初始来源和原创作者,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发送邮件至sdn1972(@)126.com不到之处敬请谅解,我们会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