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椿先生教学二、三事

发表时间:2016-10-20 13:42作者:梅曰强

一九五六年初秋的夜晚我与大师兄张正吟,二师兄郑文权在南京大行宫一个普通的旅社里,拜见了应文化部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对全国琴人普查,邀请来南京乐音的两位扬州琴人刘少椿先生、胥桐华女士。琴人见面不外乎“以琴会友”。聆听二老操琴后,使人们十分吃惊,刘少椿先生不论在“操缦气度、运指神奇、音韵沉静、跌宕自然”均使我们“坐井琴蛙”觉得新奇钦服。事后,经张正吟奔走,市文化局的大力支持下,得以将先生留在南京乐社教学,使我能从刘先生学习广陵琴派艺术。


L1.jpg



刘少椿像 冯健亲绘


从此,“三六九”(三条巷六合里九号简称)昼夜灯火通明,当时我虽已从四位名师学了十二年古琴,而对广陵琴派的指法、风格一无所知。幸而年青好学,白天工作,每晚及假日必从老师学习琴艺至深夜,困倦了就与老师同订抵足而眠,如是三载余,经老师精心教导,始得广陵琴艺一二。


   先生待人和蔼,平易近人,虽寡言而言出凝重,对教学特别重视基本功,对我从未学过的“方、圆并用”指法,“吟、猱、绰、注的时值控制”。“跌宕范畴与哲理应用”,“轻重徐疾的自然处理”等。确实使我花费了相当大的时间磨练。例如:我向老师请求学《梅花三弄》之前,老师就提出一个条件“必须练好长锁指法”,什么时候练好,能一口气弹三十遍不错才教。我就回去连夜苦练,第二天又继续练了一整天,晚上去时,老师也惊奇地问我:“练好了吗怎么样练的?”我说昨天回家就练,天明前只睡了二个小时,醒来又练了一整天,老师抱着不信的目光叫我弹。一二三老师数到三十后笑了,并用扬州话说:“乖乖真不简单,好!说话算数教你!当时我对老师这种一丝不苟的严格教学方法很不理解,认为他不肯教我故出难题。后来在实用中才悟到,无论在任何琴曲乐句里,凡用到长锁指法就不会出差错。才真正尝到老师严以教学的好处。如(长锁)乐句旋律为:

X  X  X  X  X  X         X  X  X

抹 挑 抹 勾 抹 勾(磨刀) 剔 抹 挑(也是练习口决)

   先生不仅琴艺精湛,同时善唱昆曲与铁笔皮雕,尤爱拳术。我与先生同榻学艺时,他经常在睡前发功。只见他身子一抖骨节就咯咯作响。我在请求老师教广陵派名曲《樵歌》时,先生就问我:“你学过拳术吗?”我说:“幼时学过拳,还练过站桩,”并做了动作给他看,先生十分高兴地说:“行!能教”。我在学会《樵歌》后才领悟到,先生掌出如风,急如闪电,缓如行云流水,能收能放之妙。所以先生弹奏《樵歌》时,气势磅礴,可称一绝。这与他习武调息运气有关,可见广陵琴派的“跌宕多变,刚柔相济”绝非偶然,而是身律心学融为一体的内涵表现。


L2.jpg



老师还经常教导我们说:“琴曲无好坏,只有长短之分,每曲都有每曲的感情,对不同琴曲不仅要熟悉琴曲指法,还要理解曲情,曲意,用不同的力度,速度,感情去弹奏,不可千曲一种弹法”。还经常用古人“当吟则吟,当猱则猱”的方法教导我们。决不允许“乱加吟猱”,还说“吟猱不可少但要用得恰到好处”。可见先生把“情”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律、格。这次出版刘少椿先生的琴曲,听后使人感到确实每曲都有它的感情与内容。除学习研究先生指法严谨,旋律稳健,跌宕多变外,主要的是情、律、格三方面的主次的应用与结合。


   我虽从刘少椿先生学习广陵琴派琴艺钻研四十余年,因天资不聪,精研不力,仅得广陵琴学粗浅之益,再因文化和篇幅之限仅聊举二三心得,以表心迹。



二零零一年八月于古城扬州

Copyright©2015 豫ICP备15006831号
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或图片外,其他文章或图片来自网上收集,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我们会力所能及地注明初始来源和原创作者,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发送邮件至sdn1972(@)126.com不到之处敬请谅解,我们会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