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太王

发表时间:2015-12-16 16:33

文/宋大年

  古公亶父,姬姓,名亶,又称周太王,又作周大王,豳人。上古周族的杰出领袖,西伯君主,周文王的祖父。周武王姬发建立周朝时,追谥他为“周太王”。古公在历史上虽没有文王、武王那么有名气,但是,他对于同朝的兴衰却是功不可没功的,尤其是他的一次战略迁徙,奠定了周王朝的基础。
   《琴史》中这样记载:古公继承了先祖的基业,在豳地居住。北边的狄人前来进犯,古公就把兽皮送给他们作为贡品,但还是免不了狄人的入侵。古公又把宝马、名犬等物送给狄人,还是打破不了这种局面。最后古公甚至把珠玉、财宝都送给了狄人,可是狄人依然如故,仍然对古公的领地进行劫掠。于是古公召集族中的老人告诉他们说:“看来狄人想要的,是我的疆土。我实在是少德寡能,不足以领导大家,你们续选贤能来做领导吧。我要离开这里,翻越梁山,到岐山脚下筑城定居。”豳地老百姓说:“古公可是一位仁义之人啊,咱们不能失去这样的领袖!”于是跟随古公一起迁徙的人像赶集一样多。
   《诗经•大雅•绵》更是用史诗般的语言记述了古公的这次迁徙:“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古公亶父,陶复陶穴,未有家室。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周原膴膴,菫荼如饴。爰始爰谋,爰契我龟。曰止曰时,筑室于兹。……”
   《史记•周本纪》也明确记载:“古公亶父复修后稷、公刘之业,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薰育戎狄攻之,欲得财物,予之。已复攻,欲得地与民。民皆怒,欲战。古公曰:‘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与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乃与私属遂去豳,度漆、沮,逾梁山,止于岐下。豳人举国扶老携弱,尽复归古公于岐下。及他旁国闻古公仁,亦多归之。于是古公乃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作五官有司。民皆歌乐之,颂其德。”
   由此可见,古公亶父是周朝的一个重要的奠基人物。他能承前启后,尤其是其在进退的取舍上,不得不令人折服。虽然我个人觉得这次大迁徙有那么点“惹不起我躲得起”的意思,有古公创作的《岐山操》为证:“戎狄侵兮地土移,迁邦邑兮适于岐。烝民可忧兮谁者知?嗟嗟奈何余命遭斯!”意思是,因为戎狄侵扰我们的土地,我只好带领大家迁徙到岐山脚下,有谁知道我是为了解民之忧呢?奈何我的命运遭此困厄。语句中流露的不是运筹帷幄、创基立业的自豪感,而是被迫逃离的深深的无奈和无人理解的悲伤。
   不管古公是早就谋划好迁徙到岐山脚下,还是强敌压境仓皇出逃,总之,古公带领着他的部族向南迁移了160多公里,这段路程上,遍布着山川、河流、沼泽、密林。在当时没有骑兵的情况下,这确实和狄人拉开了战略距离,成功抑制了狄人的进犯,为自己的部族创造了一个相对和平的生存环境,使其得以繁衍生息。
所以说,跑,要会跑才可以。您看看人家古公跑的多有水平!这一跑,跑出了个仁德之君;这一跑,跑出了个天下太平;这一跑,跑出了个周朝八百年江山社稷。


太王


  太王嗣后稷公刘之烈,居于邠①。狄人侵之,事之以皮币,不得免焉;事之以犬马,不得免焉;事之以珠玉,不得免焉。乃属其耆老②而告之曰:“狄人之所欲者,吾土地也。吾闻之也,君子不以其所养人者害人,二三子何患乎无君?我将去邠,踰③梁山,邑于岐山④之下居焉。”邠人曰:“仁人也,不可失也!”从之者如归市。旧说虽如此,诗不云乎:“古公亶父⑤,来朝走马⑥,率西水浒⑦,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⑧。”又曰:“周原膴膴⑨,堇荼如饴⑩。爰始爰谋,爰契我龟⑪。”盖岐之地美于豳。其迁于岐也,非苟然也。谋之素也,余作诗说尝言之矣。太王于是作岐山之操,盖以思积累之艰难而悼戎狄之猾⑫也。韩退之谓《岐山操》为周公之作,然据琴操云“太王自伤德劣不能化,为夷狄之所侵,喟然叹息援琴而鼓之”,则宜为太王自作也。其辞曰:“戎狄侵兮地土移,迁邦邑兮适于岐。烝民可忧兮谁者知?嗟嗟奈何余命遭斯!”太王能责己而拊⑬其民,是以肇基⑭王迹,不亦美哉!(以上文字引自《琴史•卷一》)
①邠(bīn):同“豳”,古地名,在今中国陕西省旬邑县。
②耆(qí)老:六十曰耆,七十曰老,原指六七十岁的老人。文中泛指老年人。
③踰(yú):通“逾”,越过。
④岐山:山名,在今陕西省岐山县境,上古称“岐”。 旬邑到岐山163公里。
⑤古公亶(dǎn)父:《集传》:“古公,号也;亶父,名也,或曰字也。”即太王。
⑥来朝走马:在清晨驱马奔驰。
⑦率西水浒:沿着邠西漆水沿岸迁徙。
⑧爰及姜女,聿(yù)来胥宇:和妻子姜女一起,察看地势,选择建筑宫殿的地址。聿:观察。宇:屋宇。
⑨膴膴(wǔ):美也。
⑩堇(jǐn)荼如饴:《集传》:“堇,乌头也。荼,苦菜野菜名。饴,饧(xíng)也。言周原土地之美,虽物之苦者亦甘。”
⑪爰始爰谋,爰契我龟:认真规划细商量,刻龟占卜问吉祥。爰始爰谋:《通释》:“始亦谋也。……爰始爰谋,犹言是究是图也。”爰契我龟:《通释》:“言刻开之,灼而卜之。”
⑫猾:侵犯。
⑬拊:同“抚”,安抚,抚慰。
⑭肇基:开始建立基础,打基础。


上一篇邵天泽
下一篇吴明涛
分享到:
Copyright©2015 豫ICP备15006831号
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或图片外,其他文章或图片来自网上收集,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我们会力所能及地注明初始来源和原创作者,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发送邮件至sdn1972(@)126.com不到之处敬请谅解,我们会立即改正。